推荐资讯

最后更新

相关文章

    无相关信息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司动态
A股上市公司“上虞板块”(DOC)
时间:2019-04-14 02:20:16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A 股上市公司“上虞板块”演豪门恩怨 浙江龙盛董事长父子反目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9 家境内、3 家境外上市公司密布一县级市 “上虞板块”—正成为浙江上市公司甚至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关注焦点。 从 2000 年 3 月上风高科登陆深交所,到今年 7 月世纪华通上市,11 年间,上虞已经拥有 9 家 A 股 上市公司,目前与同属绍兴的诸暨并列浙江第一,在全国亦居前茅。上虞经济综合实力与基本竞争力近年 来不断增强,已连续三年获福布斯“大陆最佳商业城市”县级市首位。 上虞目前已经拥有上市公司 12 家,其中境内 9 家、境外 3 家,总市值超过 650 亿元,境内上市企业 数量居浙江省县级市首位,全国县级市第三。2009 年度资本市场融资额为 20.5 亿元。通过首次公开发行 股票和上市公司再融资,“上虞板块”融资额 2010 年已达到近 50 亿元,创历年来融资数量之最,相当于 过去 9 年的融资业绩。11 年春秋,“上虞板块”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,上虞正走出一条由资本市场延伸出 来的清晰的创新之路:立足资本舞台,推动企业上市,促进转型升级,加速推动区域经济更好更快发展。 很少有地方的上市公司,像浙江上虞这样密集。 人民西路 439 号,世纪华通;人民西路 1801 号,卧龙电气、卧龙地产……从上虞市区到道墟镇 10 多分钟车程的路上,依次分布着阳光照明、世纪华通、卧龙电气、卧龙地产、浙江龙盛、闰土股份等 6 家 上市公司。 从 2000 年 3 月上风高科登陆深交所,到今年 7 月世纪华通上市,11 年间,上虞已经拥有 9 家 A 股 上市公司,目前与同属绍兴的诸暨并列浙江第一,在全国亦居前茅。 9 家上市公司中,除 ST 国祥由台商发起创办、卧龙地产由 ST 丹江借壳而来,另 7 家全由上虞乡镇企 业转化而来。公司创始人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上虞农民,其中年纪最大的 76 岁,最小的 51 岁。借助上世 纪七八十年代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,以及其后的私有化浪潮,7 位上虞老板都由泥腿子成就为身家数十亿 的富豪(陈建成一人控制 2 家上市公司). 历史上,上虞是东晋名士谢安东山再起的地方,向以名人辈出知名,夏丏尊、竺可桢、马一浮、胡愈 之、谢晋等名人都生长于斯,上虞籍两院院士亦有近 10 位之多。如今,资本市场的异军突起,“上虞板块” 的横空出世,成为全国百强县上虞的又一张名片。 半途甩卖的上风、国祥 提到上虞的上市公司,不能不提徐灿根。徐既是上虞第一家上市公司上风高科的创始人,也是上虞第 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企业家,上世纪 80 年代曾与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等人齐名。 徐灿根,1943 年生,上虞市上浦镇小坞村人。1959 年任小坞大队会计,后任耐火材料厂技术员。 1974 年,上浦制冷配件厂在小坞村成立,徐灿根是主要创办人之一。 徐灿根的成功,颇有些戏剧性。1974 年底,徐灿根的亲戚、上海交通大学高级工程师任世瑶回老家 上虞养病。任世瑶一直致力于通风机械、制冷机械的教学和科研工作,刚好与制冷配件厂的业务有些联系。 在任世瑶指导下,制冷配件厂生产出了“我国第一台自行设计制造的冷却塔专用风机”。 1978 年,上浦制冷配件厂改名为上虞风机厂,徐灿根任厂长。1980 年,上虞风机厂生产的 19 台大 型冷却塔风机出口到泰国,在业界引发轰动。 此后,徐灿根与任世瑶及上海交通大学广泛合作,使得村办小厂迅速崛起。到 1988 年,上虞风机厂 已进入国家二级企业行列。当年,徐灿根成为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,成为当时上虞乃至浙江经济界的风云 人物。 1991 年 10 月,职工持股会持股 86%,小坞村、董家山村各持股 7%的浙江风机风冷设备公司成立 (2005 年 8 月更名为浙江上风产业集团有限公司)。两年后,浙江风机风冷设备公司联合上虞风机厂、绍 兴市流体工程研究所(股东为 8 位自然人,上海交大的任世瑶持有 15%股份)共同发起,成立上风高科。 2000 年 3 月,上风高科以“双高认证”的形式,在深交所上市,成为全国风机行业首家上市公司。此 时,徐灿根已经 57 岁。 令人吃惊的是,仅仅上市 4 年,上风高科即横生变数。2004 年 6 月到 2006 年 4 月间,上风高科接 连发生了数次股权变更,最终来自广东的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取代上风产业集团,成为上风高科的 实际控制人(目前持股 40.21%)。盈峰集团实际控制人何剑锋,系美的集团董事长何享健之子,拥有盈峰 集团 90%的股权。上风高科就此易主。 其后又经过几次股权变更, 到 2009 年一季度, 上风产业集团和徐灿根彻底退出上风高科的股东名单。 此后,上风高科的股权结构上,再看不到任何上虞资本的身影。 据上虞当地人士介绍,徐灿根之所以忍痛将上风高科拱手相让,系因多年前陷入担保泥潭,无从抽身。 令人唏嘘的是,盈峰集团入主上风高科后,公开媒体上几乎再未出现徐灿根的只言片语,当年的风云人物, 就此神秘淡出。 几乎与上风高科成立同时,1993 年 5 月,由台商陈和贵等人投资的浙江国祥制冷工业有限公司,亦 在上虞市百官镇成立,公司主要从事中央空调机组及空调末端设备的设计、生产和销售。 陈和贵出生于 1925 年,浙江东阳人,1949 年赴台。后创办国祥冷冻机械公司,并发展成为台湾地 区最大的工业冷冻和空调设备制造商。1993 年,陈和贵看中上虞的地理位置和产业基础,创办浙江国祥。 2003 年 12 月,陈和贵持股 27%的国祥股份上市,成为国内第一家台资控股的上市公司,轰动一时。 陈和贵的儿子、出生于 1964 年的陈天麟,出任公司董事长。 值得注意的是,国祥股份的第二大股东,即为持股 15%的上风高科。上风高科董事长徐灿根,还担任 国祥股份的副董事长。直至今日,虽然上风高科和 ST 国祥的实际控制人都发生了变化,但上风高科仍是 ST 国祥的第二大股东。 但与上风高科一样,ST 国祥亦命途多舛。上虞当地人士介绍,“富二代”陈天麟入主 ST 国祥后,进行 了一些盲目的扩展,致使 ST 国祥陷入困境,业绩急转而下。因为连续两年亏损,2009 年 5 月,国祥股 份被披星戴帽,成为*ST 国祥。 就在被*ST 一个多月后,2009 年 6 月 22 日,陈天麟将其所持的 21.31%*ST 国祥股份,以 2.2 亿 元的价格,转让给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。华夏幸福系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地产公司,但其核心资产 集中在河北廊坊。 华夏幸福入主后,陈天麟随即退出董事会,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取而代之,出任 ST 国祥董事长。 公司办公地点,也搬到了北京。 2011 年 8 月 26 日,ST 国祥资产置换、重组方获中国证监会批准。ST 国祥将由此转型为地产公司, 其名字亦将不保。除注册地仍在上虞、股东中尚有上风高科、浙江春晖集团两家上虞公司外,ST 国祥同上 风高科一样,正与其发家地上虞渐行渐远。 两家上市公司同属卧龙 上风高科、ST 国祥是上虞 9 家上市公司中,中途改道的仅有的一对难兄难弟。其余 7 家上市公司, 一直掌握在上虞人手里。其中卧龙集团董事长陈建成,还一人控制卧龙电气、卧龙地产两家上市公司。 2002 年 6 月,卧龙电气(原名卧龙科技)在上交所上市,陈建成迈出进军资本市场的关键一步。次年, 陈建成即放出豪言,要主导旗下 3 家公司上市。而在熟悉陈建成行事风格的人看来,这并非没有可能。 卧龙电气是上虞第三家上市公司,以“东方西门子”自称。公司前身为 1995 年 12 月成立的浙江卧龙 集团电机工业有限公司,陈建成直接、间接持有卧龙电气发行前 31.67%的股份,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 1959 年出生的陈建成,是上虞市百官镇联丰村人。1975 年参加工作,1982 年曾任上虞联丰玻璃钢 厂副厂长。该厂厂长蒋梦兰为上虞风云人物,玻璃钢厂其后发展成为浙江联丰股份有限公司,亦为上虞实 力企业之一。 1984 年 10 月,陈建成等六人在上虞县蒿坝乡蒿二村卧龙山山麓,投资 10 余万元,创办了卧龙集 团前身上虞多速微型电机厂厂长。后经 10 多年发展,1994 年 6 月,浙江卧龙集团公司成立,陈建成任 董事长、总裁、党委书记。 卧龙集团持有卧龙电气发行前 65.38%的股份。卧龙集团原为乡镇企业,经过改制,到卧龙电气上市 时,陈建成持有卧龙集团 38.29%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;陈建成所在的联丰村经济联合社,持有 24.35% 股份,为第二大股东;蒿二村经济联合社及其余 4 位自然人持有剩余股份。其后,卧龙集团改组为卧龙控 股,87.66%股权集中到陈建成及其女儿陈嫣妮手里。 除卧龙电气的电机、变压器、蓄电池业务外,卧龙集团还涵盖化工、房地产、商贸、 酒店服务等多项 产业。 在上虞众多企业家中,陈建成以擅长收购兼并、资本运作著称。卧龙电气上市后,先后收购、兼并绍 兴灯塔电源公司、湖北电机厂、银川变压器厂等数家企业。兼并完成后,精明的陈建成又借风使力,将卧 龙地产的项目推进到武汉、银川等地,并与当地政府建立紧密关系。 2007 年 7 月,卧龙集团旗下的浙江卧龙置业集团有限公司,通过对 ST 丹江股权收购、资产置换、 定向增发、股权分置改革等完成重大资产重组,房地产资产实现借壳上市。当年 9 月,ST 丹江更名为卧 龙地产,公司注册地亦迁到上虞,陈建成就此掌控 2 家上市公司。 目前,陈建成自任卧龙地产的董事长;卧龙电气的董事长,则由卧龙控股董事王建乔担任。卧龙控股、 卧龙电气和卧龙地产,都在位于上虞市人民西路 1801 号的卧龙总部大院办公。两家上市公司在相邻的两 栋楼里办公,这在全国亦不多见。 将旗下制造业、房地产业推向资本市场后,陈建成正在加大对金融业的投资。继早年参股民生银行后, 卧龙控股近年先后参股绍兴市商业银行、上虞信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等金融企业,并组建卧龙创投, 进入 PE 投资领域。如果没有意外,卧龙系的第三家上市公司,将在金融领域诞生。 龙盛、闰土豪门恩怨 在上虞的 9 家上市公司中,浙江龙盛、闰土股份之间的关系最富戏剧性。 2003 年 8 月,浙江龙盛上市。2010 年 7 月,闰土股份上市。两家公司都位于上虞市道墟镇,走路 不过几分钟的路程;两家公司的主导产品都是染料,而且市场份额分别占全国第一、第二位。 浙江龙盛的实际控制人阮水龙和闰土股份实际控制人阮加根,都是道墟镇汇联村人。阮加根早年还是 浙江龙盛的高管、阮水龙的下属。阮加根从龙盛分家后,两位阮氏巨头对决了 20 多年,并最终在资本市 场实现交锋。 1935 年出生的阮水龙,是上虞本土老板中最年长的一位,至今已有 40 多年的创业史。1970 年,上 虞县浬海公社微生物农药厂成立,时年 35 岁的阮水龙出任厂长。 1979 年,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成立,阮水龙担任厂长,开始生产纺织印染助剂产品。此后,这家 工厂几经发展,先后更名为上虞县助剂总厂、浙江助剂总厂、浙江染料助剂总厂,到 1993 年浙江龙盛集 团公司成立,阮水龙一直担任一把手。 1998 年浙江龙盛成立,并在 5 年后登陆上交所。2007 年 4 月,已经 72 岁高龄的阮水龙退居二线, 不再担任浙江龙盛董事长,但仍担任龙盛控股董事长。 阮水龙有三个儿子、两个女儿。其中大儿子阮伟兴、二儿子阮伟祥分别出生于 1960 年、1965 年。 让阮水龙没有想到的是,因为接班问题,两个儿子彻底闹翻,阮水龙跟大儿子阮伟兴几乎断绝父子关系。 自 1979 年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成立后,阮伟兴一直跟在父亲身边,先后任印染助剂厂技术员,上 虞县助剂厂技术科长、研究所长,上虞县助剂总厂副厂长,浙江助剂总厂生技副厂长,浙江染料助剂总厂 厂长,龙盛集团总经理,浙江龙盛副董事长、总经理等职务。在“立嫡以长”的乡土中国,阮伟兴长期被看 做接替阮水龙的不二人选。 与阮伟兴长期在一线工作不同,阮水龙的二儿子阮伟祥走的则是学术路线 年,阮伟祥从复旦 大学高分子化学专业研究生毕业,留校担任复旦大学的讲师,并计划赴美深造。 1993 年,阮水龙生病,阮伟祥回家探望,不想命运就此改变。按照父亲的要求,阮伟祥当年即从复 旦辞职回到道墟镇,追随父亲、长兄一起创业。 为了在两个儿子间寻求平衡,阮水龙可谓费尽心机。2003 年浙江龙盛上市时,阮水龙自任董事长, 大儿子阮伟兴任总经理,二儿子阮伟祥则任副董事长。但阮水龙显然更欣赏科班出身的阮伟祥,并在公司 股权安排上有所体现。浙江龙盛上市前,阮伟祥持股 10.30%,阮伟兴持股 9.76%。二儿子比大儿子稍 稍多了 124 万股。 到 2007 年 4 月,维持了 14 年的平衡彻底被打破。斯时,阮水龙将浙江龙盛董事长的位置,让给了 二儿子阮伟祥。自此,阮伟祥正式成为阮水龙的接班人,做了几十年“太子”的阮伟兴,则愤而弃龙盛而去。 “当时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,道墟镇上无人不知。真是豪门恩怨啊,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,想不到就在 我们道墟镇发生了。”了解浙江龙盛内情的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据其介绍,家族矛盾公开化以后, 阮伟兴已经多年没在龙盛集团出现。 2011 年 2 月,浙江龙盛的一则公告,终于将掩盖了多年的内情公之于众。公告称,2 月 25 日,浙江 龙盛收到阮水龙、阮伟祥、项志峰(公司第四大股东、阮水龙的女婿)声明,三人自 2008 年 8 月 1 日起已 与阮伟兴不存在共同控制公司的一致行动关系,并承诺今后也不可能再与阮伟兴存在一致行动关系。父子、 兄弟脱离一致行动关系,这在中国资本市场绝无仅有。 事实上,阮氏家族的内部矛盾,早在 2007 年 4 月阮伟祥出任浙江龙盛董事长时,就已现端倪。当年 4 月 12 日,阮伟兴突然被撤销董事候选人资格,原因是阮伟兴“违规出售所持公司 177652 股股票”,浙江龙 盛已“责令阮伟兴将上述违规出售股票所得的收益上缴公司”。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, 阮伟兴此举是为了泄愤, 而阮伟祥则针锋相对, “你卖好了, 你越卖股票价格越涨”。 2007 年正处于股票行情火爆之际,阮伟兴减持后,浙江龙盛半年间股价即翻了一倍多。 从龙盛“出走”后,阮伟兴并未消沉,而是大举进军 PE 投资领域,并颇有斩获。 2008 年 4 月,阮伟兴斥资 1142 万元,以每股 2.27 元的价格,从浙江永康的企业哈尔斯实际控制人 吕强手中受让哈尔斯 10%股份, 成为其第二大股东。 2011 年 7 月 27 日, 之前首发被否的哈尔斯成功过会, 阮伟兴手中持有的 684 万股,行将斩获数倍收益。 此外, 阮伟兴还持有重庆市越盛机械轧辊有限公司 57.88%股份、 拟上市公司浙江川山甲物资供应链有 限公司 4.065%股份、浙江龙盛 6.4%股份、龙盛控股 22%股份。 7 公司皆脱胎乡镇企业 大儿子的含恨离开,令阮水龙痛苦不堪。而这些对闰土股份的阮加根却不成问题。阮加根只有两个女 儿,暂时还不必为接班人问题操心。 阮加根出生于 1960 年,与阮水龙的大儿子阮伟兴同岁,是上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中最年轻的一位。 1979 年, 高中毕业的阮加根, 加入阮水龙任厂长的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, 并在几年后做到副厂长的位置。 但 1986 年,阮加根突然离开助剂厂,自立门户,到行将倒闭的杜浦乡化学浆材涂料厂任厂长。1987 年 7 月,阮加根又组建上虞县染化助剂厂,与阮水龙任厂长的上虞县助剂总厂分庭抗礼,师徒间的矛盾就此结 下。 1996 年 4 月,染化助剂厂改制为浙江闰土化工集团 (因公司所在地杜浦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,故名 闰土).2004 年,已彻底私有化的闰土化工集团整体变革设立闰土股份,并在 2010 年 7 月上市。 与浙江龙盛等上市公司一样,闰土股份亦为家族企业。阮加根及其弟弟阮加春、女儿阮静波、妻子张 爱娟、妻弟张云达等家族成员,合计持有闰土股份发行前 68.84%股权。阮加根任公司董事长,弟弟阮加春 任总经理。为了淡化家族色彩,阮加根在闰土股份上市前做出强制规定:包括他自己妻子在内,任何高管 的配偶,都不得在闰土股份任职。 有趣的是,浙江龙盛的副董事长和闰土股份的一位董事,都叫阮兴祥,且都曾在上虞县助剂总厂任职, 以致有投资者怀疑阮兴祥是为调和两公司矛盾而派驻的。但经本报记者核实,闰土股份的阮兴祥出生于 1965 年,比浙江龙盛的阮兴祥要小 3 岁,两人同名只是巧合而已。 虽然历史恩怨一直没有了结,两公司在染料行业又势均力敌。但互不服气的结果,是两家公司都打败 了国内、国际的众多竞争对手,双双成为世界染料行业的巨头,一年产值数十亿元。 “龙盛和闰土的关系很微妙,他们既是竞争对手也在相互促进,可以说,没有龙盛不会有今天的闰土, 没有闰土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龙盛。”上虞市金融办主任胡克峰曾这样描述。 但因为污染问题,几十年来,龙盛、闰土与道墟镇村民的关系一直十分紧张。有当地人士称,其中一 家公司的老板,某年曾被数千村民围在办公楼里,最后跳窗方才逃生。 从村办小厂到行业巨头,再登陆资本市场,上虞另三家上市公司上风高科、亚厦股份、世纪华通,也 有着类似的故事。 紧随上风高科,2000 年 7 月,浙江阳光(2011 年 1 月更名为阳光照明)也以“双高认证”的形式上市。阳 光照明是国内照明行业的巨头,前身为上虞灯泡总厂,1949 年出生的陈森洁是该厂厂长。目前陈杰森及其 儿子、女儿及女婿,合计持有浙江阳光 31.55%的股份。 2010 年 3 月,由集体企业上虞市装饰实业公司发展、演变而来的亚厦股份在深圳交易所上市。亚厦股 份位于上虞市章镇,目前总部已搬到杭州,公司目前居国内建筑装饰行业第二位。丁欣欣、张杏娟夫妇直 接、间接持有公司 56.57%的股份。2010 年 11 月,亚厦股份股价最高曾涨到 99.99 元。1958 年出生的丁 欣欣,一度成为上虞首富。 2011 年 7 月,以汽车塑料部件为主业的世纪华通上市,上虞 A 股上市公司的数量,就此达到 9 家。 王苗通、王一锋父子通过持有华通控股 90%、10%的股权,持有世纪华通 52%股份。世纪华通的前身为 1993 年创办的上虞华通汽配厂,较之上虞其他上市公司,世纪华通的效益、整体实力,都稍逊一筹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